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太子冷星辰。

除了沈灵珠外,沈家人全部跪了下去。

“臣等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沈夫人扯了扯沈灵珠的衣角,示意她跪下。

冷星辰眉毛一挑,“沈灵珠,你再重复一下刚才的话!”

沈灵珠这才如梦初醒。

她慌忙要下跪,被冷星辰给扶住了。

“礼就免了,本殿下还等着你的回话呢?”

沈灵珠咬了咬嘴唇,“灵珠不敢!”

冷星辰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不由得一阵大笑。

沈家夫妇吓得战战兢兢。唯恐冷星辰一生气,将他们全家都在推出去斩了。

沈灵珠看到冷星辰笑得很得意,有些恼怒,“殿下在抽什么风?”

清纯美女蕾丝小白裙透着阳光唯美照

沈夫人吓得快要晕过去了。没料到沈灵珠说话如此没轻没重。

冷星辰停止了笑声,“沈灵珠,殿下特地来接你,走吧!”

沈灵珠心里哀嚎,极不情愿的跟着冷星辰走了。

她调侃道,“难怪殿下从边关回来的这么快,听说陛下为你寻了一对姐妹花!”

冷星辰冲她笑道,“莫非你已经见过了?”

“我才没那个心思呢?”

沈灵珠突然停下脚步来,“不对!我怎么能跟殿下回去呢?万一余妃与花夭找上门来,岂不是连累到了大家!这些时日,那我不就白费了!”

冷星辰都被她说懵了。

沈灵珠看到冷星辰在沉思,趁机匆匆地走了。

豆申善意的提醒,“殿下,沈姑娘她走了!”

冷星辰一脸的颓废,“算了,由她去吧!看来自己是白折腾一场。”

有人早去禀告柳儿,说冷星辰回宫后,又马不停蹄地去了沈府。

“你见到灵珠了?”

“儿臣本打算接灵珠回宫的,可在半路,她借故走了!”

冷星辰十分懊恼不已。

“为何?”

“她担心余妃与花夭花找上门来,对我们不利!”

“那不是主要原因吧?如果你想要留住她,关键是你要如何打动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孩儿谨记额娘教诲!”

沈灵珠躲在一处亭子的假山处,看到冷星辰一行人走了过去。

她从后面了出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快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想遇到了秋云与刘朝霞二人。

此二人并不认识沈灵珠,但随行的宫女却一眼认出沈灵珠来。

“奴婢见过沈姑娘!”几个宫女恭恭敬敬的说道。

秋云与刘朝霞一听是沈灵珠,急忙上前行礼。

“秋云见过沈姐姐!”

“刘朝霞见过沈姐姐!”

沈灵珠的身份最是尴尬,既不是太子妃,也不是侧妃,而是前太子妃。

所以,姐妹二人只能上前施礼。

沈灵珠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了她们姐妹俩。

她笑得如沐春风,“都是自家姐妹,何须多礼!”

秋云与刘朝霞上下打量着沈灵珠,心中不由得暗自惊叹。

沈灵珠身上有一种脱俗的美,令人怦然心动。

刘朝霞为了化解尴尬,轻声说道,“我们姐妹二人正打算去拜访沈姑娘呢,没想到在半途上就遇到了,真是巧啊!”

沈灵珠轻笑,“太子殿下刚回宫,想必还没有召见二位吧?二人应该先见正主,才合乎情理!”

刘朝霞心里一惊,看来这个沈灵珠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谢谢沈姐姐提醒!改日必当登门拜访!”

说完,她拉了秋云,转身走了。

秋云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不多说一会儿话呢?”

“妹妹,刚才沈姐姐提醒我们了。太子殿下回宫了,我们先去拜见!若是第一个拜见沈姐姐,这样,不合情理!会落人话柄!”

“哦!”秋云听了,也惊出一身冷汗。

沈灵珠果然心无城府,善意地提醒她们。若是别人,巴不得看尽笑话呢?

由柳儿主持宴会,招待各位佳丽们。她们借此机会,看到了大云国的太子冷星辰。

许多佳丽看到冷星辰时,就已经被冷星辰那俊逸的丰采所吸引住了。

苏氏在冷星辰的身旁端坐着,冷眼看着那些新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来,很快就会有人来与她争夺太子的宠爱了。怎么能不让她心里焦虑?

自己一波三折,被毁了容不说,还失去了筹码,险些连妃位也一并失去了。她此刻心里极度地没有安全感。

她四处张望着,没有看到沈灵珠的身影。估计沈灵珠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宴会上,她平日里是最不屑于这些宴会的。

柳儿与诸位姐妹都来了。

冷星辰向柳儿行叩拜之礼。

“太子免礼!今日本王特设此宴,一来是宫里许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难得借此机会,让大家都开心一下。

二来,最近新进宫的佳丽们都不曾见过太子,今日就一并见了吧!”

冷星辰端坐着,那些佳丽们一一上前行了礼。

当冷星辰听到秋云与刘朝霞时,想起她二人的画像来。

于是,仔细地打量了这两人。真人比画上的更美。

苏氏在一旁,看到冷星辰在审视这两姐妹,心中酸楚不已。

看来,自己很快就要被人取代了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

“好,来人,赏!”冷星辰说道。说明他对这两姐妹挺重视的。

柳儿在一旁轻咳着。

冷星辰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羊有些不妥,于是,对所有的佳丽都赏一份礼品。

沈灵珠在走廊上凭栏眺望着。

她知道此时,里面热闹非凡。柳儿让春花来告诉她,务必要参加宴席。

沈灵珠一口回绝了。觉得自己尽量少出现在众人面前为好,一不留意,就会为她们带来杀身之祸。

沈灵珠百无聊赖正转身要走,陶秋走了过来。

“小师妹,里面可热闹呢?你为何不进去?”

“我才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呢?”

“小师妹,你要学会适应!不然,你很难在宫里待下去的!”

“我才不想适应呢?”沈灵珠没精打采地说道。

“怎么?你心里有事?”陶秋问道。

沈灵珠正想说话,她一眼看到一个宫女匆匆地行走着。

她追了过去。

陶秋一惊,莫非沈灵珠发现了什么?

那个宫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扭头,看到沈灵珠冲她奔来。她立即撒腿就跑。

“让陛下小心!”

沈灵珠回头对陶秋抛下一句话,追了过去。

陶秋跑到宴席处,高声教叫喊道,“通知,陛下,小心有诈!”

众人正在一边吃着,一边欣赏着舞娘的舞姿。一听到陶秋的话,顿时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柳儿问道。

“小师妹她看到了一个可疑的宫女,追去了。”

“这些饭菜恐怕都有问题了!大家暂时不要再吃了!”柳儿脸色沉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