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魂火收服镇压,九天阁一众顿时空出手来。

傀儡自爆有殿主们纷纷出手,将自爆的威力控制在一个范围内,然后出手抹平。很快,魔一留下的威胁都被摆平了,众人盯着传送阵看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又频频看向罗翡,震惊错愕,一脸狐疑好奇。

此人一副少年模样,竟能收服恶鬼魂火,他是谁?

有馆主注意到之前罗翡吩咐命令莫问的事,惊疑开口问道:“这位阁下,不知你是刑罚殿哪一位?”

“这位阁下,多谢你出手解决恶鬼魂火,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都没资格以九天阁的名义来发布通缉令!更无权命令八城。”一位殿主站出来,皱眉盯着罗翡说道。

虽不知罗翡身份,但就凭他们殿主的身份,也无权这么做。

只有阁主,才能以九天阁的名字发布通缉令!

也只有阁主,才能号令八城围攻银雪城!

众殿主、馆主和长老们虽然没说,但看他们的表情,都是一个意思。罗翡这么做,有违规矩!

司徒殿主和碧风城城主对视一眼,皱起眉头。司徒殿主摸摸胡须,沉声开口:“小罗翡他是……”

罗翡抬手打断了司徒殿主的介绍。

Diamond of Memo阳光下私房写真

绿眸冷血嘲讽的扫过一众人,被他目光扫过,众人都有些恼怒不悦。

罗翡冷哼开口:“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遵守死规矩?死规矩要是有用,邪魔族魔一是怎么混入九天阁的?银雪城城主和夏侯靖又是怎么背叛的?”

“不发布通缉令,不号令八城,谁能抓住魔一和叛徒?就凭你们?人就在你们面前,也没见你们成功拦住人,更别说抓人了!至于我的身份……”

罗翡嘲讽的笑了笑,抬手云雾起。

云雾半遮半掩罗翡的身影,罗翡开口声音变得神秘莫测,难辨身份。

罗翡嘲讽道:“现在知道本殿是谁了吗?”

嘶——

众人吸气,震惊错愕的看着罗翡,眼底浮现忌惮敬畏之色。

他是刑罚殿殿主!

罗翡又道:“至于发布通缉令和号令八城,本殿随后自会禀告给大阁主。你们做好自己的事,除却八城,我九天阁也要出手,将邪魔族和叛徒一网打尽!明白了吗?”

“是。”

“明白了。”

九天阁一众纷纷点头行礼,心情沉重起来。

罗翡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转过身迈步,沉声道:“司徒殿主,碧风城城主随本殿来。”

司徒殿主和碧风城城主跟上。

左秋兰拉了太叔宴一把,“我们也走。”

“好。”

众人目送他们远去后,这才三五成群议论起来。既震惊罗翡的身份,又心情沉重,神之界要乱起来了!

回去的路上,罗翡对司徒殿主说道:“我要去面见大阁主,九天阁内司徒老头你先管着。”

没了别人,罗翡直接称呼司徒殿主老头。

司徒殿主摸摸胡须点点头,他早就习惯罗翡的称呼了,相识数千年,他也是九天阁众殿主中唯一知道罗翡身份的。关系自然比任何人都亲近。

罗翡接着又对碧风城城主说道:“其他城,碧风城城主你来联络。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和银雪城有任何联络,都会被视为同党!他们若不想被通缉追杀,最好想清楚站在哪一边。”

“嗯,本城主现在就联络。”碧风城城主点点头,随后取出神界盘一一联络其他城的城主。

最后,罗翡才停下脚步,转身绿眸冷淡看向左秋兰和太叔宴。

两人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见罗翡停步看过来,纷纷行礼:“见过殿主。”

“夜月他们嫌疑洗清,可以带回去了。”罗翡说道。

闻言左秋兰和太叔宴惊喜不已,当即再次行礼,语气激动高兴:“谢殿主主持公道!”

“小罗翡,光放了他们还不行吧。他们本就无辜,却被关了这么久,还有多亏夜月他们揭露了邪魔族和夏侯靖他们。依老夫看,他们受了委屈,还有功劳,理应好好嘉奖一番!”司徒殿主说道。

罗翡瞥了他一眼,“你看着办,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罗翡刷的瞬移消失……

司徒殿主笑呵呵的摸了摸胡须,看向碧风城城主和左秋兰他们,开口:“走吧,咱们回刑罚殿去。”

“好!”左秋兰和太叔宴迫不及待的想回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夜月他们。

刑罚殿中。

夜月他们还在正殿外等候消息。

天边的轰鸣颤动平息,他们翘首以盼,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司徒殿主他们回来。

“见过殿主、城主、老师!”纷纷行礼,大家抬头目光热切的看着他们,想问什么,不用猜都知道。

左秋兰和太叔宴走向夜月他们,左秋兰笑道:“你们嫌疑洗清,可以回师门了!”

“辛苦你们了。”太叔宴心疼的看着他们。

“这次你们受委屈了,也有大功劳,先回去好好休养,随后老夫会派人将嘉奖送来。也会对九天阁公开嘉奖你们,不过这就得等邪魔族和叛徒的事都处理好了才行。”司徒殿主摸摸胡须,笑看着他们说道。

大家齐齐看向司徒殿主。

夜月和凤沉歌上前行礼,“夜月/凤沉歌拜见殿主!”

“老夫记得你们,欢迎你们加入九天阁。”司徒殿主笑着对夜月他们点点头。

“殿主,请问魔一他们现在如何了?”夜月问道。

司徒殿主:“让他们逃了。”

果然!

夜月他们早就从罗翡那里得知了整个计划,因此一点也不震惊愤怒,平静淡定的接受答案。

反倒是左秋兰他们惊讶诧异,问道:“你们怎么好似早就知道他们能逃出去?”

“刑罚殿殿主都告诉我们了。”卿竹开口,将罗翡说的话一一复述。

说完了,看左秋兰和司徒殿主的反应,才知罗翡连他们也瞒着。他们一时无言以对,罗翡能对夜月他们解释,怎么就不能事后对他们说一声?

好半响,司徒殿主叹息着,无奈摇摇头说道:“罗翡去见大阁主,想必就是为了此事,若阁主能出手,将邪魔族一网打尽不再是难事。就怕……”

欲言又止,司徒殿主和碧风城城主他们对视一眼,大家表情都凝重深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