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伙儿听了春花的话,原来是又要打仗了。

众人哀叹不已,“自从柳王出事以后,这战事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啊?”

众人纷纷散去了。

春花一摇头,吩咐着药铺里的伙计收拾着,早一点关门。

冷漠尘叹气,“既然她已经平安回来,为何不肯露面?还是不想见到我?”

春花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整天瞎琢磨什么呢?

这些天,我可是天天跟她在一起,她心里丝毫就没有你所说的这种心思!

她为了花夭与余妃两大魔头,正绞尽脑汁呢?看到她从来没有如此烦恼过,连我都觉得自己无能,帮不上忙!”

冷漠尘嗯了一声,“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把这个研究出来!”

春花走了两步,回头叮嘱着,“我们都不要过多地插手目前的战事,让星辰独挡一面吧!不然,以后可有得苦头让他吃了!”

冷漠尘知道,这肯定是柳儿的意思。

春花快速地走了出去。

野花娇艳小美女

药童看到桌上放着一串冰糖葫芦,问道,“公子,大小姐对你可真好!还特意为你送这个来!”

冷漠尘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

一只猫跳上了桌子,用舌头舔着糖葫芦。

突然,猫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来,从桌上滚了下来。死了。

药童大惊,“公子,这糖葫芦上有毒!”

冷漠尘也惊得一身冷汗来。

冷星辰听说敌人的大军逼近。他急忙召集了群臣商议。

春花则出了城去,寻柳儿。

柳儿饮着茶,等着她。

“姑娘,你交待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

“这个好!接下来,我们只需要暗中看着局势的变化!”

“姑娘真不想出手?”春花问道。

“沈灵珠她可在宫中?”

“前些日子在,可如今就很难说了!”春花回答道。

柳儿含笑道,“这么大的动静,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必定会知道。”

“你是想让她出手吗?”

柳儿笑而不语。

沈灵珠带着唤心跑了好长一段路程。

众人又饥又渴。

唤心抱怨道,“还要走多远,你才能找到姐姐呀?”

“陛下行踪飘忽不定,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找到她来!”沈灵珠懊恼地说道。

阿莲说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回去,陛下她迟早会回宫的!我们在宫里等她就好!”

这时,天空突然打了雷。

“不好,天快要下雨了!我们赶快找个地方躲一躲吧!”沈灵珠说道。

阿莲指了指前面,“那里有一座寺院,我们不如到那里避避雨吧!”

仨人急忙跑了过去,刚跑进了寺院里,天下起了倾盆大雨。

寺庙有师父带她们去用膳。并这她们安排了住处。

唤心看着那干瘪瘪的馒头,难以下咽。

沈灵珠与阿莲拿起馒头掰成两半,细嚼慢咽起来。

“怎么?你一点都不想吃吗?”

沈灵珠问道。

“这么粗俗的食物,怎么能咽得下去?”唤心有些嫌弃地说道。

“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有得吃就多少将近吃一点吧,不然,到了夜半三更的时候,饿得肚子难受,到时,想吃都没得吃!”

沈灵珠耐心地劝说道。

阿莲瞅着唤心,“你若是不吃,那要不要我帮你代劳?”

“才不要呢?”唤心拿起了馒头。

看到有个和尚为她们提来了一壶热气腾腾的水时。

唤心不死心地问道,“师父,你们这里的馒头又冷又硬,实在难以下咽。不知道,除了馒头外,有没有包子吃?我说的是那种包青菜的素包子!”

唤心刻意地解释着。

那个和尚微眯了眼睛,“有,只是担心女施主会更吃不惯!”

“只要是包子,哪有吃不惯的道理!那就麻烦师父帮我们一人来两个吧?”

那个和尚嘴里蠕动了一下,“女施主请稍等片刻!”

待那个和尚走了,阿莲说道,“这寺院里的师父们都是出家人,吃素食的,你这不是为难别人吗?”

唤心冷哼,“别看着他们道貌岸然的样子,说不准他们还大鱼大肉呢?再说了,我就是专门刁难人的,又怎么了?”

阿莲正想与她理论,看到沈灵珠冲她一摆手,阿莲闭口不说话了。

“女施主,你们的包子到了!”

那个和尚冷不防在她们身后说道。

他笑着把包子放在桌上,转身快速地走了。

唤心一捂胸口,“他来得悄无声息,差点吓死我了!”

沈灵珠也觉得有些怪异,看来这个和尚的武功绝对不弱。

“吃呀,你心心念念的包子!”沈灵珠将包子推到唤心跟前。

唤心笑开了花,“你们还客气呢?不吃,我来吃!”

她说完,伸手抓起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来,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怎么样?好吃吗?”阿莲调侃道。

“当然好吃!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唤心压低声音。

“你们猜对了!他们绝对是吃大鱼大肉之人,这包子还是肉的呢?”

唤心的一番话,让两人傻眼了。

“怎么可能?你在诓我们的吧?”

唤心看到她们俩不相信,将咬了一口的包子给到二人看,原来,里面全是肉馅。

沈灵珠心里凉了起来,顿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阿莲也颇为担忧地看了看她。

此刻,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看样子,她们只能在这个寺院里暂时住一宿,别无他处可去了。

正在恍神之际,唤心妈呀一声,将吃的包子全数吐了出来。

“唤心,你这是怎么了?”沈灵珠大惊。

唤心一脸的惨白,“不,不好了!这包子里的馅全是人肉馅的!”

“胡说八道!你能不能不要闹了?”阿莲再也受不了,一拍桌子。

唤心捂了嘴,“你们自己看看,这还有指甲呢?”

沈灵珠的头一下子大了起来。

她与阿莲凑上前去仔细一看,那半个包子里果然还有指甲。

虽然她与阿莲没吃,但已经恶心到了极致,纷纷呕吐了起来。

沈灵珠用手绢擦了一下嘴,突然意识到了她们的危机。

“不好!我们得赶紧离开!不然,会遭人毒手!”

沈灵珠拉了唤心,与阿莲跑了出去。但为时已晚,院子进而灯火通明。所有的人将她们团团围住了。

“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沈灵珠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装神弄鬼的?”

“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是南倭人,在此等候你们多时了!”

刚才那个和尚说道。

“你们在等谁?”阿莲问道。

“就别在我们面前装了!你们当中有一个叫沈灵珠的人,她是大云国的冷君王的王后,我们只要擒住了她,就不愁得不到大云国的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