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他勾结邪门为祸武林,证据在哪里!”莫念夕真的不明白,他们与眼前的中年男人无冤无仇,对方为何那么卖力的对付周兴云。

“苏府遇袭难道不是们的阴谋?剑蜀浪荡子在少年英雄大会,与邪门勾结打假赛,蒙骗天下英杰,为剑蜀山庄赢得下届主持权,此等卑鄙行径,岂能让他得逞!”邱田头头是道反驳黑发少女。

“我没参加过苏府寿宴,对当时的情况不了解,但是说少年英雄大会打假赛,那我就不服了!我相公在少年英雄大会夺冠了吗?他进入江湖十杰了吗?睁大的眼睛看清楚,能与极峰武者抗衡的他,需要勾结邪门打假赛证明自己吗!”

莫念夕让邱田好好看、好好学,如今周兴云正跟极峰武者交战,如此强势的表现,纵观整个武林,只怕也难以找出第二个(娆月呵呵哒)。

“苏府寿宴我在现场,周公子屡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他舍生忘死帮助大家的景象,至今我仍是历历在目。”宁香夷知道莫念夕一人难敌邱田,赶紧补位助攻。

“那都是假仁义!剑蜀浪荡子危害武林扰乱民生的事迹,要多少有多少,弗景城百姓早已忍无可忍,势必要在今日讨个公道!”邱田总算明白宁香夷为何对周兴云另眼相看了,原来浪荡子联合邪门唱双簧,上演英雄救美的壮举。

如此一来水仙阁的维夙遥和宁香夷为浪荡子倾心,也就说得过去了。只不过,两蠢女人真被儿女私情冲昏头,盲目的信任浪荡子。早知如此他也找邪门来演出戏,将熟滴滴的宁美人骗入邱家房妾。

周兴云等人在宴场多线作战,就数对阵邱田这一环最薄弱,宁香夷、徐子健、莫念夕三人都是顶尖武者,邱田却是大后期的绝顶高手。

维夙遥本是想协助郑程雪几人,尽快击退江湖各派年轻弟子,随后马上增援宁香夷,压制武成镖局总镖头邱田。

可惜,维夙遥刚撂倒数十个一流武者,穆寒星等人的处境稍有好转,她正想打算抽身前去援助宁香夷时,十余名年过二十五的各门派入室弟子,纷纷加入战斗,让局势变得更糟糕。

各门派入室弟子,武功可比年轻的入门弟子厉害数倍,他们在本门的地位,相当于剑蜀山庄的杨洪、侯白户,亦或者和水仙阁宁香夷同辈,人人都有三五年的闯荡经验,是历经江湖腥风洗礼的武林俊杰。

如果说维夙遥、徐子健、陡魏、吕张龙等人,是各大门派优秀的入门弟子,象征本门的前景与未来。那么,此时加入战斗的入室弟子,则是江湖各派的中坚力量,是代表本门当下强弱决定性的一股力量。

清纯美女为某汽车代言

各大门派入室弟子,不乏顶尖高手,他们出手助战,即便维夙遥都自身难保,更别提穆寒星等女。结果,维夙遥只能顽强抗击,无法腾出手援助宁香夷。

邱田苦劝宁香夷无果,最终怒上心头,愤然施手使出绝学千手无影刀,十指并拢形成手刀,双手如螳螂捕食,呈Z形折叠。

当邱田发起攻势,以手代刀接连挥砍时,一缕缕透明的无形刀劲,宛如千层浪花,势如破竹涌向莫念夕和宁香夷。

邱田每一次劈砍手刀,都能延伸出一阵飓风,形成十余道枫叶大小,肉眼无法察觉的无形刀劲进攻敌人。

莫念夕虽然看不见刀劲,却能感受其风势,当无形之刃刮到身前,她只能仓皇规避。

莫念夕凭直觉,侥幸躲过无形刀劲,但是……她那黑衣裙,却被无形刀劲刮破。转眼间,莫念夕衣衫褴褛,黑色连衣裙变成条条布,吓得她赶紧捂住胸线,免得不小心走光。

邱田此举显然蓄意而为,存心刁难两位美女,只不过,莫念夕的美丽不容易让人发现,所以他出手攻击时,重点照顾了宁香夷。

宁香夷的情况和莫念夕相似,只是,在邱田的重点关照下,她所面临的无形刀劲,是黑发少女的五倍有余。

看不见的刀风,劈天盖地袭来,宁香夷只能和莫念夕一样,感受风势进行闪躲。但是,宁香夷所要面对的无形刀劲,远比莫念夕多得多,结果她横移跃出飓风范围时,形象可比莫念夕更狼狈。

邱田把握时机,二话不说追上宁香夷,再次张牙舞爪如狼似虎的扑袭大美人。

如今宁香夷的衣带,被无形刀劲割断,她只能用手按着腰部,防止衣衫脱落。邱田追风逐电,扬起一双虎爪袭胸,宁香夷甚至不能用手招架,除非她不怕衣服掉落,让在座的江湖人士看精光……

由于宁香夷刚躲过无形刀刃,邱田就丧心病狂的飞扑过来,尚未缓过气的宁香夷,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只能急忙倒退。

徐子健看到武成镖局总镖头,又一次行为不检的攻击宁香夷,不由焦急地想去救援。可惜,他刚被邱田手臂撞击丹田,内力动荡不听使唤,让他暂时丧失行动力。

宁香夷目视一双虎爪袭来,顿时感到非常无助,以及忐忑害怕……

无助是因为,衣裙衣带断了,宁香夷不能举手招架邱田,否则她被对手震退的同时,衣服也会顺势敞开。

忐忑害怕则是,周兴云要看到,她被邱田如此轻薄,嫌弃她不干净、不纯洁,那该如何是好?虽说男女比武拳脚无眼,可她要真被邱田双掌袭胸……是个男人都会认为她失节,那她岂不是只能嫁给邱田!

想到这里,宁香夷大惊失色,最终猛一咬牙,暗道自己就算死,也不要嫁给邱田。

千钧一发之际,宁香夷急中生智,找到了对策。既然她无法招架对手攻击,也躲不开对方攻击,索性转过身背对邱田……

虽然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但为保名节,宁香夷决定豁出去了。她不想被周兴云以外的男人触碰……

宁香夷是个很保守的姑娘,她在京城官邸时,被周兴云强抱过,虽说当时事出有因,可对宁香夷而言,那可是非礼之举,她的名节早已属于周兴云,再被别的男人碰,就是不贞不洁的败柳。

宁香夷背对邱田,宁可无防备的硬抗攻击,也不愿被他亵渎。

只是,宁香夷意想不到,当她全然不顾的转过身,做好准备承受邱田奋力一击时,等待她的并非痛苦,而是一个可靠的胸膛。

“嗯啊!”宁香夷发出惊呼,迎头撞进周兴云怀抱。

周兴云左手搂紧宁香夷,旋转舞步螺旋移位,右手顺势挥出一剑,地面犹如火山爆发,轰然喷出一道火柱,将扑到面前的邱田吞噬。

“啊!”邱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化做个火人在地上打滚,武成镖局门人见状,立马跑过来帮其灭火。

“……”宁香夷昂起首,思绪复杂的凝视周兴云。

宁香夷本想询问周兴云,怎么来帮我了?

周兴云和娆月以一敌二,对付四名极峰武者,本该腾不出手救她,可他却在她危难之际,又一次赶来保护她了。

“别怕,我来了。”周兴云忽然埋首,亲吻了宁香夷额头。

“我……”宁香夷缩了缩娇躯,剑煌模式的周兴云非常英武,不由让她芳心颤动。

乖宝宝模式下的周兴云,能让宁香夷放下警戒,但真正征服宁香夷的,却是那个男人……那个让她害怕、让她畏惧、让她恐慌,敢在众目睽睽下扬言强暴她的男人。

对!就是眼前这个行为英霸,只手环扣锁住她柳腰,让她紧贴着他,无法反抗他的男人。

宁香夷羞涩地低下头,千言万语道不明白,终究情难自抑,柔情密意的对周兴云说了句,她在梦里说过无数次的话语:“……要对我负责,我会为做个相夫教子的好妻子。”

周兴云为什么要对她负责?理由很简单,她都为他和正道决裂,大家都认为他和她有染,周兴云不是个负心汉,就该对她名节负责。

再退一步,即便周兴云陈明事实,说她和他非常清白,可现在的状况,却容不得他俩清白了。刚才周兴云搂抱宁香夷旋转舞步,她紧握衣襟的手不慎松开,此时衣裳领口敞开,与周兴云肌肤之亲黏在一起,清白什么的,就算以前有,现在也没有了

可以说,如今宁香夷没有春光外泄,皆因她紧紧肉贴周兴云胸膛,十分暧昧的拥在一起。最后,周兴云在众目睽睽下,埋首亲吻她额头,这可是铁证!说他俩是清白的?宁香夷自己都不信。

“天涯海角,矢志不渝。宁姐姐愿为我敌对武林盟,我定不会负。”周兴云情圣附体,对熟滴滴的大美人,说尽甜言蜜语。

周兴云瞧宁香夷乖乖就范,伏在他怀抱不动不挣扎,就想再低头,和大美人吻个惊天动地。遗憾的是,他现在并不能这样干,因为维夙遥已经赶了过来。

“云!晚点给我个解释……”维夙遥不愉快的说道,随后拿出条布带给宁香夷,好让她整理凌乱衣装。

在京城的时候,维夙遥多多少少察觉到,周兴云对宁香夷有不愧想法,只是没想到,这小混蛋动作那么快,而且那么胆大,竟在当下这种局面顺水推舟。维夙遥暗暗决定,等大家度过险境,她非好好审问小子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