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会议并未持续很久,不到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散会了。

杨间和张韩,孙义三个人组成了一队,负责大昌市东城区巡逻,要求是抓到一只处于第三阶段的鬼婴供王小明研究。

不过大家的任务都是一样,没什么好挑剔的。

因为有报酬,所以都比较上心,并没有那种出工不出力的人。

“一个城区这么大,去哪找鬼婴?现在整个城市黑灯瞎火的,大部分的摄像头都已经失效了,要不然的话可以试试调监控。”孙义微微摇头道;“我就不该来大昌市,本来相亲好好

的,现在老婆跑了,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房贷都没还清呢。”

副驾驶上的张韩笑道;“还有心思管房贷?”

“当然要管了,我万一我死了,房贷没有人还被银行收走了怎么办?我这辈子就这点资产了。”孙义道。

“这混的还真够惨的,如果这次事件能够得到解决肯定能发财,没听见刚才王小明的开价么?如果我们能抓住这鬼婴的话至少能赚好几个亿。”

孙义脸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是啊,这样想想还真有些激动啊,不过事先说好了,我没什么能力,顶多就是凑个数,紧要关头帮不上忙的,顶多就只是帮们查探查探情况,做开路先锋。”

清新可艾尽显纯真风采

“的档案不在刑警总部,我查不到,不建议的话说说?”正在开车的杨间转而问道。

孙义尴尬笑了笑;“到时候们会看到的,也不是什么特别有用的能力。”

“没关系,这出现了情况再说吧。”杨间也没有强迫。

“不过话说回来了,张韩怎么会愿意和我组队,以前也是小强俱乐部的会员,跟着叶枫应该比较好吧。”

张韩趁着闲暇的功夫抽了根烟道:“比起叶枫我更相信的能力,而且叶枫他的脾气太臭了,谁都不放在眼里,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跟他组队的话我肯定就是炮灰。”

“炮灰?现在应该也驾驭了两只鬼,不算是炮灰了。”杨间道。

“我的情况有点特殊,驾驭两只鬼更多的只是为了活下去,其实论能力的话或许还比不上以前了。”张韩道。

“为什么这样说?”杨间道。

张韩诧异道:“难道不知道?所为延长厉鬼复苏的方法其实就是对厉鬼进行限制,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方法也限制了自身能力的成长。”

“越离厉鬼复苏的阶段越近,自身的能力就越强大,反之也是一样。”

“这是王教授的理解么?”

“是的。”张韩道。

杨间神色微动,这话似乎和他从人皮纸上得到了的信息有很大的不同。

人皮纸上的方法是主动的进行厉鬼复苏,利用厉鬼之间的某种特性,想办法将其控制。

限制和控制看上去都差不多,实际上产生的结果却是截然不同的。

最后是人皮纸的方法更好,还是王教授的方法更好?

没有人知道,杨间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他们在城市里到处巡查的时候,另外一边。

由赵开明,叶枫,还有何川组成的小队负责大昌市西城区的巡查工作。

赵开明杵着一根黄金拐杖,像是一个富商一样,一瘸一拐阴沉着脸走在街道上。

周围的昏暗虽然透露出诡异,让人感觉不安和恐惧,但对他们这种人而言,黑暗是朋友,恐惧是粮食,早就已经习惯了。

“鬼婴事件没有这么简单,鬼婴的数量不是关键,这笼罩整个城市的阴霾才是关键。”赵开明一边走一边说道:“王小明要想解决这件灵异事件没有那么容易,个人认为,与其帮忙

,倒不如想办法离开大昌市。”

“叶枫,觉得呢?如果动用的那鬼牙,在这和昏暗的世界里咬开一道口子,应该不难做到吧?”

一旁的叶枫穿着风衣,带着帽子,叼着一根烟,走在旁边,他笑了笑:“所以这才是和我组队的原因?想逃跑?”

“不是逃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赵开明道:“说句难听的话,全世界大规模灵异事件并不少,岛国的鬼寺庙事件,米国的加州教堂事件,还有欧洲那边的博物馆事件…..这些

事件当中死了多少人不需要我说吧。”

“在这里耗着没有意义,只要离开大昌市我们又是一条好汉,更别说目前大昌市还有那个杨间。”

叶枫指了指头顶道:“知道要咬开这个诡异的世界离开这里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么?”

“可驾驭了两只鬼。应该顶得住。”赵开明道。

“万一顶不住呢?我承担的风险太大了,倒不如先听王教授的安排,毕竟我也需

要王教授的承诺,比如彻底撤销我的通缉令,又比如让我加入国际刑警,打消杨间对我的杀意,如果

真的形势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样我才会考虑逃离这里。”叶枫道。

“何必这么麻烦,我们三个人一起联手弄死杨间的所有顾虑就都打消了。”赵开明冷冷道:“何川,怎么想?”

何川有些狰狞道:“这我当然同意,他把俱乐部弄垮了我真想找他算账。”

叶枫却一边抽着烟一边笑道:“们想对付杨间我不反对,但别把我卷进去,利用王小强和王岳想要弄死杨间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上次我被卷进去了已经很不高兴,这次如果再提的话,我到是不介意和杨间合作先弄死。”

“被杨间打怕了?”赵开明目光一沉道。

叶枫道;“别用这种低劣的激将法,我也不介意实话和说,杨间没有想的那么简单,他能活到现在不是没有原因的,个人感觉斗不过他,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次出现灵异事件,

下一个死的人会是我。”

“他已经成长起来了,不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小屁孩了,应该给予一些必要的尊重和忌惮。”

“这次灵异事件我不打算逃,俱乐部不在了我需要重新找个安稳的靠山,王教授就很不错,觉得呢?”

说完,他笑了笑,依然神情倨傲,带着几分嘲弄的语气。

打打杀杀叶枫并不推崇,都什么时代了还斗来斗去?

赵开明忽的脚步一停:“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强求了,只是这次的任务怎么看?”

“能碰到鬼婴的话自然就顺手抓一只给王教授送去了。”叶枫道:“难不成什么都不做真在这里等死?我没那么愚蠢,这个时候内斗是非常不明智的,王小明说的很对,我们行动的

效率关系着我们的存活率……”

可是话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的神色突然一凝。

不知不觉周围的情况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从之前的街道上一路走来,起先还有一些行人,有些店铺亮着灯,可是走到这里的时候他却蓦地发现这附近安静的有些可怕,周围一点声响都没有。

阴冷的感觉似乎比其他地方更加强烈。

“嗯?”叶枫皱起了眉头,也停下了脚步,警惕了周围。

“情况有些不对劲,何川,小心一点。”

旋即,他又有些狐疑的看着前面的赵开明。

一路上都是跟着他巡查的,他是故意把自己带进这个地方的?

“谁~!”

忽的,何川大声一喝,直接手电筒往旁边的一条小巷里照射过去。

“看到什么了?”叶枫道。

“刚才好像有一个人站在那路口看着我们,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却又不见了。”何川道。

“是鬼婴么?”叶枫又问道。

“不清楚,只是一个人影晃了过去。”何川道。

叶枫四周看了看,可惜在这昏暗的世界里视野并不是很好,许多东西都是一个模糊的轮廓。

若是说像人轮廓的东西有很多,远处的路灯,附近店铺里的模特,街上的消防栓,墙角的阴影…….

“先离开这里。”心中的不安被迅速放大,叶枫掉头就走。

可是一转头他却猛地看见,后面的路消失了。

只有一片挥之不去的青黑色阴霾。

第两百二十八消失的路

【 .】,精彩免费!

“老板,们这片小区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杨间下车买了瓶水,借机询问道。

小卖部的老板道:“当然有了,最奇怪的就是今天的天黑了,我看着世界末日可能真的要来了,新闻报道里说是某工厂污染泄露所产生的高浓度雾霾,对人的健康影响不大,专家分析说这雾霾之中蕴含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经常呼吸的话对人还很有好处,男人吸了可以强肾健体,女人吸了可以美容养颜。”

“……”杨间道;“什么世界末日,危言耸听,另外专家的鬼话也相信?”

“相信,干嘛不相信,我最近打算和朋友投资建一个厂,专门生产这种空气罐头,卖个一千一瓶,肯定很有搞头,感觉要发大财了。”

杨间道;“那我不打扰老板做生意了,这水多少钱?”

“一万块。”小卖部老板道。

“什么?一万,怎么不去抢。”杨间惊道。

小卖部老板道:“抢劫犯法的,我这是合法买卖,刚才水可已经喝了,不给钱的话就休想离开这里,不赚点钱,以为这种情况我为什么要打开门做生意?超市的生活物资都被抢光了,今天能买到一万块一瓶的水还算走运,再过些天我还要涨价。”

“这是什么逻辑,就算是涨价也没有必要这么狠啊,便宜点行不行?”杨间道。

“算我吃亏一点,那就给打个九折,九千块。”小卖部老板道。

“这不还是抢劫么?刚才不是说要去卖空气罐头么?”

小卖部老板道:“是啊,就是因为缺少本钱才涨价的,看这情况是不打算拿钱了,既然如此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他从柜台下面抽出一把西瓜刀。

“老板,这样可是很危险的,弄不好要坐牢的。”杨间道。

小卖部老板道:“做个屁牢,现在这种情况还上面还管的来么,把钱交出来,再不拿钱信不信我剁了。”

“看这生意做的也不容易的,这瓶水我一百块买了,给我个面子就别闹事了好不好,我现在没空管这档子事情,就当做是我没有看见。”

杨间放下了一百块,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看来城市的混乱是不可避免的。

还得赶紧解决这起事件才行,要不然场面只怕会闹到一个无法收拾的地步。

“谁他娘的要一百块,还敢走。”小卖部老板怒气冲冲的提着西瓜刀就冲了过来,

“靠,还说不是抢劫,老板,这就过分了。”杨间道。

可是小卖部老板还才刚冲出来就绊在店门口的台阶上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不过手中的西瓜刀却没有握稳直接飞了出去,哐的一声落在了杨间的脚下。

杨间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捡起了这把刀,然后看向了小卖部老板。

老板想要过去捡,却慢了一步,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杨间那诡异的目光。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片刻之后。

杨间回到了车上。

“买瓶水怎么去了那么久。”孙义道。

“别提了,碰到一个讹钱的,一瓶水卖一万块,真是够黑心的。”杨间道。

孙义道;“那他还真够倒霉的。”

“可不是么。”杨间道。

当然倒霉了,讹谁不好,讹杨间,这不是花式作死么?

“还要继续巡查么?我看这片城区没有事件发生,也许发生在别的城区也说不定,我们这样瞎转有点浪费时间啊。”张韩道。

杨间喝了一口水道:“王小明知道我和其他人有冲突,所以他故意划分城区,目的就是不想我们之间内讧,算了,再转几圈如果没情况就回家睡觉去吧,别的城区有事是别的城区的事,和我们没关系,怎么,很想去抓鬼婴?”

张韩笑了笑:“如果肯的话,这事情应该不难吧,我对还是有信心的。”

“可惜就目前而言我对自己并没有什么信心,走一步看一步吧。”杨间说完继续发动车子,在城区里转悠起来。

然而此时此刻。

叶枫那边却是遇到了大麻烦。

在这个最熟悉的城区里,他迷路了。

昏暗的街道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过来的路已经消失了。

“被困住了么?和上次碰到杨间的情况一模一样,赵开明,这种情况不想解释解释么?”叶枫看着从之前到现在都一言不发的赵开明,直接问道。

赵开明杵着一根金色的拐杖,带着笑容转过身来:“这事情可和我没有关系,这种情况下碰到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可不能怪到我头上来,不过王教授之前的推断很正确,鬼婴的第四阶段的变化的确是存

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他不建议我们碰是对的,其实我不建议碰。”

“知道一些什么?”叶枫问道。

“说也知道一些,说不知道也不知道,感觉就是这回事,很难讲的清楚。”赵开明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何川呢?”

叶枫猛地左右一看。

之前还在一起的何川这个时候竟然消失不见了。

“什么时候…..”他话还未说完,却又发现前面的赵开明也不见了。

整条昏暗的街道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自己。

“该死的,这个赵开明想做什么?这事情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叶枫咬牙切齿起来。

之前他只是警惕那个杨间,没想到这个赵开明才是一条毒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的出现了一个人形轮廓,一条冰冷僵硬的青黑色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同时一股寒意从头顶上落下,顺着头皮传遍全身,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僵在了原地。

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随后那条青黑色的手臂却又迅速的收了回去。

叶枫恢复行动,他猛地回头一看。

可是身后却已经空无一人了。

在看自己刚才的肩膀上,却留下了一个青黑色的手掌印。

这是一个成年人的手掌印,烙印透过了外套留在了里面那件黯淡,古旧的寿衣上,掀开衣服一角,他甚至能看到这个手掌印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上,清晰无比,无法消除。

“这怎么可能。”叶枫脸上流出了冷汗。

可以抵挡厉鬼袭击的寿衣这个时候居然没用。

“该死的,必须想法离开这里。”叶枫咬着牙道。

然而就在他刚想行动的时候,却蓦地发现周围的安静的街道上传来了婴儿啼哭的声音。

尖锐刺耳,毛骨悚然。

鬼婴的声音?

叶枫立刻分辨出了这个声音。

随后,他立刻行动了起来,追寻着这个声音而去。

既然已经迷路了,说不定这个声音是一个契机,一条离开这里的生路。

因为有鬼婴啼哭,就有鬼婴出世,就有人遇害,就有可能碰到其他人。

片刻之后。

叶枫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一条小巷前。

声音是从这里传过来的。

“之前在路上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条巷子,这巷子好像是凭空多出来的一样。”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了这条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