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巅,面容森白,体型消瘦的不知名男子,咧嘴一笑。

笑容,说不出的阴森冰寒。

蓬!

孔雀开屏般,一柄柄灵剑,从他背后敞开了出来。

数十柄灵剑,光芒明耀,在烈日下熠熠生辉。

辕莲瑶神色骤变,一朵朵燃烧的红莲花,从她袖口,腰间,飘然而出。

“阴神境,后期!”

她心生警惕,大致判断出那位山巅男子,是比她境界更高,手段更多的散修。

对方已摆出阵仗,她岂敢不慎重对待?

“你自己小心!”

如临大敌的辕莲瑶,周身朵朵红莲花汹涌燃烧,眉心泥丸穴窍,一尊初凝的火焰阴神,似要离体而出。

一枚枚,神光流转的火焰符隶,暗含诸多魔决道义,翩然火蝴蝶般,围绕着阴神。

粉红小公主子滢性感私房照

“我有方耀大人加持的秘法真诀,对方就算是阴神境巅峰,我不能打杀我。”她神色惊乱,急促叮嘱道:“你要保重自己,我担心他的杀手,会针对你!”

大敌当前,这朵“炽烈红莲”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虞渊。

“赤魔宗又如何?”山巅男子,狞笑一声,“天高皇帝远,我一介散修,不在寂灭大陆活动,赤魔宗能耐我何?”

这般说着,他就要御动众多灵剑,隔空斩落。

虞渊摇了摇头,嗤笑一声,道:“不知死活的家伙,还真是多。飞霞岛的忌讳,通天商会没告知,就别自己寻死。”

男子一愣。

嗤!

一束金黄闪电,从小山坡内部,陡然飞窜出来。

金黄闪电,就是一根鱼线,瞬间缠绕向那位男子脖颈。

鱼线绕喉的那一霎,男子凝炼出的阴神,包括天魂和主魂,像是在一息间,就被捆缚制住,再无法动弹。

金黄鱼线朝着下方山坡,一点点地用力扯动。

男子“呜呜”怪叫着,以指头去拉脖颈的鱼线,却猛地凄厉惨叫,两根指头,就这么离手落地。

他那具消瘦的身子,被金黄鱼线拉扯着,慢慢沉落向山坡。

缓缓地,消失在那座小山头。

呜咽怪啸声,在山体内变得断断续续,很快就停了。

这位阴神境巅峰修为,本入驻在“海游船”第四层,在飞霞岛落下,张扬深入的散修,

似乎就在短短时间内,身死道消。

然后,就成了深埋小山头内的一具尸骨。

一连串的突变,来的太过于突然,辕莲瑶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御动那一朵朵火莲花时,就见男子被金黄鱼线扯着脖子,拉入到小山头内。

“那人,死,死了?”

好半响,她才回过神来,随着炽烈的火焰,从那朵朵莲花熄灭,她扭头看向虞渊,“就这么死了?为什么死了?杀他的是谁?”

巨大的疑惑,不受控制地从她心中升起,她那张艳丽无双的脸上,写满了惊奇不解,“你知道他会死!”

虞渊看到那人攀上山巅,神情阴毒地看来,就说他不知死活。

还说,他就快要死了。

后面发生的异变,正如虞渊所说的那样,有着阴神境后期修为,就打算释放那一柄柄灵剑,隔空斩杀他们的男子,莫名其妙地就死了。

“杀他的人,我们刚刚才见过,你那么快就忘了?”虞渊轻声道。

辕莲瑶一震,“那位背岛垂钓者?!”

点了点头,虞渊说道:“金黄鱼线,和他在那一叶轻舟,垂钓所用的鱼线,本就是一根啊。”

“他明明背对着我们!我都看不见,那垂钓的鱼线,乃金黄色!”辕莲瑶很恼火。

虞渊微笑说:“那我肯定是眼神更好一些。”

“你这家伙!”辕莲瑶瞪着他。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们去那座小山头。”虞渊主动缓和,并率先朝着那座不高的岛屿走去,“记得跟着我,不要觉得能御空而行,就那么放肆地,翱翔在空,如鸟雀般落岛。”

辕莲瑶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一肚子气。

她看出来了,虞渊定然知道一些什么,可从头到尾没有明说,只是领着她下岛,在沙滩闲庭信步。

虞渊该是,早就有所图!

“老弟,我们一道儿!”

铜老钱飘然而至,摇晃着蒲扇,冷不防地冒头。

站在小山头下,他满脸堆笑,朝着虞渊点头哈腰,“我也是闲着无聊,想到那山头,登高远望。”

虞渊笑容欢快,示意他先行,“哥哥,以你境界修为,还不是一步,就在山巅出现?小弟我境界低微,步履缓慢,你不用特意等我的,大可先行一步嘛。”

“不不不。”

老钱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刚刚才死了一个,我不想当下一个。”

辕莲瑶脸色一沉,“铜老钱,你都看到了?”

“看到了,看到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路飞逝着,落入那小山头。”铜老钱挤眉弄眼地,朝着虞渊笑,“老弟这么年轻,怎知道如此多旧事秘辛?这座小山头,只许徒步缓行,不能御空在上的隐秘,你是如何知晓的?”

“猜的。”虞渊回答。

直到此刻,辕莲瑶才霍然明白过来。

她连飞霞岛都没听过,这趟也是初次来深海游历,当然不清楚那座小山头,会有什么要命的怪规矩。

“老弟,我帮你杀了三人,对你一番好意,怎就要害我呢?”铜老钱忽愁眉不展,“那什么章曼、章妙姐妹,我真的不清楚来头。让她们侍奉你,也是一番成美意啊!”

虞渊打着哈哈,“走!一同登山便是。”

讲话间,他已到了铜老钱身前,没有什么停顿,沿着一条上山的石阶,就这么攀登起来。

辕莲瑶拉在后面,到了铜老钱身前,停了下来,道:“铜老魔,你送我男人一对姐妹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铜老钱张大嘴,冤枉的要死,“那时,那时你还没上船啊!再说,你们在芜没遗地的时候,并没有,并没有怎样啊!”

“总之,你做的那些事情,我记下来了。”辕莲瑶脸一沉,“我知道你铜老钱的境界来头,我一个小小暗月城的城主,拿你是没办法。不过呢,我会请宗门的方耀大人,还有国师大人,以后和你说道说道。”

这话一出,铜老钱就不吭声了。

他脸上种种表情,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剩下的,都是冷然,和一丝丝犹豫……

“劝你不要犯糊涂,通天商会的主事者,还在盯着呢。”沿石阶而上的虞渊,淡淡地说:“飞霞岛的那位,在自己的地盘,肆意妄为,不惧怕什么。你铜老钱,莫不成以为自己是他了?”

“通天商会和赤魔宗,两者合力,你铜老钱能逃到哪里?”

感应出一丝杀机,他立即提醒一声。

铜老钱哈哈大笑,“老弟,你说什么呢?我岂敢和辕城主胡闹?我做的那些混账事,我后面定好好表现,希望能赢得辕城主的谅解!”

“如此最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