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魔使显得极有信心。

随着她这番话的说出,已撤离的天藏和罗玥、席荃等人,仿佛看到禁地生灵灭绝,“瘟疫之毒”弥漫开来,她如一尊新生神明,从禁地冉冉升起的画面。

芜没遗地,有虞蛛横空出世,会在未来具备进阶妖神的资质。

她,若能合道陨月禁地,成为自在境大修,兴许也可以和虞蛛一样,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以地魔身份,晋升为元神大修的异物。

浩漭天地的至高席位,随着人员辽阔,随着新疆域的开辟,会有所突破。

百年前,还只有十二个至高席位,魔宫和三大上宗的人族,占据八个席位。

妖殿和荒神代表的妖族,合起来,有四个席位。

传言赤魔宗的宗主,不久前成为新的元神,令浩漭天地的至高席位,打破了极限,再多出了一席。

十三个至高席位,意味着浩漭天地的力量,前所未有的雄厚!

随着神魂宗的归来,各方异族首领和五大至高势力在外的针锋相对,恐怕会有元神大修和妖神陨灭,将会有新的席位空缺。

幽魔使身为地魔,若能以丹身,修魔决,合道禁地,成为魔宫的元神大修,算是达成了前无古人的壮举。

“洪奇!”席荃突然高喝。

清纯美女爱笑的眼睛可爱迷人

听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分处不同位置的两个虞渊,一起看向他。

其中,朝向赤阳帝国的虞渊阴神,微微皱眉,道:“我现在比较习惯虞渊这个名字。以后,我都不会再成为洪奇,不会专注于炼药一道。”

“名字只是称呼而已,随便。”席荃没有在这种小事上计较,立即改口:“虞渊就虞渊吧!纪丫头,是不是也知道了你的身份?”

从幽魔使那边退离的她,来到虞渊阴神所在区域,透过结界没看到纪凝霜,想起先前虞渊的吆喝声,她便有了猜测。

虞渊点头,“两边的人,都知道了。”

“她,她,别让她做傻事!”席荃有些焦急。

因为她知道,纪凝霜对虞渊用情极深,担心自己的师妹意气用事,违背剑宗的旨意,不向禁地出剑。

如果那样,纪凝霜就和聂擎天一般,和五大至高背道而驰了。

“喀!喀喀!”

幽蓝冰光,在煞魔鼎的表面闪耀,形成一块块岩冰。

岩冰中,不

断有七彩的光烁闪现,那点点微小的光烁,和幽魔使眼瞳深处,一簇簇七彩之云非常相似。

煞魔鼎中,宛如寒冰女神的寒妃悄然冒出。

喀!

冰冻声传来,黝黑大鼎所在的区域,似乎连空间都在被冻结。

更多微小的光烁,在大鼎附近的空中,一一浮现。

“灵魂瘟疫之毒!”

周游愣了一下,率先醒悟过来,惊喜道:“极寒之力,寒冰霜冻,能显现出瘟疫毒素,能进行隔绝?”

“天地间,永远没有破不掉的,挡不住的剧毒。彩云瘴海至深处,足以让自在境大修,让九级大妖狂乱的灵魂瘟疫,可以用九幽寒渊底部的极寒之力化解。”虞渊神色深沉,“你释放的瘟疫,不怕烈火,不怕灵力和气血,不怕神兵利刃。偏偏,极寒之力的冰冻凝固,能对你进行限制。”

拥有实体的寒妃,飘然而出。

如一座极寒的冷幽冰川,上本身为窈窕冷傲女性,下部分为蝎的她,通体释放出极寒气流。

噗!噗噗!

点点微小的七彩光烁,承受不了最极致寒力的破坏,逐个爆开,化作更微小的,粉尘般的冰渣子。

幽魔使散布的灵魂瘟疫,渗透魂魄的可怕异毒,就这么被破。

“九幽寒渊的极寒之力,竟然……”

幽魔使那双奇异的眼瞳,簇簇的七彩之云,忽然乱了起来,她眼中仿佛有两场绚烂的烟花秀爆开。

被称作“瘟疫之魔”的她,似乎也不知道,她在彩云瘴海无往不利的灵魂瘟疫,居然能够被九幽寒渊的极寒之力克制,并在冰冻之后,将毒素给碾碎。

“我是炼药师,我钻研百草,无数毒虫毒物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天地间永远没有不可克制之物!永远,没有解不开的毒!万物从诞生起,就相生相克,再奇异的事物,都能找到破解它的东西。”

虞渊语气很平静。

“你能在彩云瘴海无敌,没有生灵能够在你的领地,在灵魂瘟疫之下存活,是因为彩云瘴海和九幽寒渊不在一个地方。也是因为,没有九幽寒渊的极寒异类,进入过你的地盘。”

“我敢炼制一枚毒丹,赋予你身躯,试图将你从彩云瘴海带出来,是因为我另有凭仗。因为,我当年就猜测出,你会被什么克制。”

“知道我,为什么初见你的时候,没有

将你带出来吗?”

“不带你出来,是那时候的我,虽想到九幽寒渊的极寒之力,能够限制你,手中却没有来自于九幽寒渊的力量。”

“我从彩云瘴海离开以后,想方设法,去九幽寒渊斩杀了那头寒蛟。以那头寒蛟,想炼制出一柄剑,就是为了将来掌控你。”

“可惜……”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往下说。

“枯萎之剑”席荃听到这儿,陡然醒悟过来,喝道:“怪不得你说动纪丫头,陪你去九幽寒渊斩蛟!亏纪丫头那么信你,还以为你斩杀寒蛟练剑,是为了她!为了让她除了星霜之剑外,再有另外一把和她剑道契合的灵剑!”

这段往事,席荃和罗玥都知道。

然而,直到现在寒妃冒出来,以来自于九幽寒渊的力量,去破解幽魔使的灵魂瘟疫,她们方才知道虞渊当年斩杀寒蛟,以那寒蛟练剑的真实目的。

原来,还是为了自己……

为了能拥有先克制“瘟疫之魔”的办法,再将“瘟疫之魔”从彩云瘴海带出,为其所用。

“你,果真如魔主所言,从始至终都是想奴役我!”

以前的“瘟疫之魔”,现在的幽魔使,依然眼瞳怪异,依然语气无波澜,可所有人都忽然感觉出,她在动怒。

“从彩云瘴海最深处,最奇异之地诞生的魔,没有制衡的办法,我岂敢特意炼制一枚毒丹,做为你的身躯?你的恐怖特性,没东西破解,在浩漭天地任何一个大陆爆开,都能造成人间惨剧。”

虞渊自己呆在岩冰冷冻的煞魔鼎,心念一动,就给寒妃下达了命令。

哗!

犹如极寒女神的寒妃,虚空一个下坠,落在暗灵族和女妖中央的区域。

然后,她催生体内来自九幽寒渊的力量,形成一个个极寒风暴。

喀喀!噗噗!

大地冰冻,暗灵族和女妖族的弱小族人,也被极寒之力覆盖,体表有了冰冻,将微小的瘟疫之毒呈现,再以极寒之力碾碎。

这两个族人的脑海,也有寒气渗透,爆灭毒素。

桑塞姆和米娅两个九级血脉的首领,在寒妃的帮助下,率先剔除沉淀灵魂的毒素,很快就恢复了灵智和清醒。

然后,他们的族人,还有星族的贝鲁,一个个星族战士,也陆续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