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静自然感受得到,滚烫的温度连她的指尖都感受到了。

她立刻缩回手,背对着慕煜行,“别闹,我困了。”

“我唱歌,再给我一次,嗯?”慕煜行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耳边,低声道。

温静的身子僵了僵,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慕煜行。

好像……还不错?

下一秒,她的身子已经被慕煜行板过来,手机被他调出了一首歌的歌词。

微风慢慢吹着幸福感动

我也想紧紧握紧紧牵的手

浪漫的抱着看着日落

怕黑时候数着指头

时间就会很快过

我会小心呵护守候

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

下雨有我肩膀靠

睡不着记得想着我

三秒后会梦见我

载着气球陪兜风

看遍所有会笑的星空

整个夏天想和环游世界

……

慕煜行的嗓音压低了一个调,但是依旧唱出了这首歌轻快的感觉。

虽然吧,会有一点点的走音,但是听上去可以忽略这小小的瑕疵。

“慕煜行,又骗我。”温静板着脸。

“我骗什么了?”慕煜行皱眉。

“唱歌……还行。”温静一本正经地道。

“只有这样觉得。”慕煜行笑了笑。

他还记得实习的时候有一次去KTV,他一开口,身边的同事都捂住了耳朵……

此后有人主动提出让他去上课学学唱歌,那时压力大,便是当做是去放松放松,只学了这一首《夏天》。

“真的。”温静肯定点头。

下一秒,慕煜行已经化身为一头狼,扑下来了。

温静还想要说的话都被堵住了……

……

翌日,温静醒来的时候,慕煜行已经离开了。

旁边的床单还有些暖意,想来他刚离开没多久。

手机已经弹出了一条信息,正是慕煜行发的。

“下午过来慕氏找我。”

慕氏?

温静想起来,自己参与的合作案就是有慕氏参与的,慕煜行应该是去处理这个工作吧。

早上上完了理论课,温静便拿着书本过去。

这时,却是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

“温静,我是姜迟。”

半小时后,临海大学医院。

姜迟本来应该是今天出院的,但是温静一进来就发现了,他的伤势加重了……

“那些人又动手了?”温静胆战心惊地问。

本来姜迟只是脸上伤了,现在手和脚都伤了……

“是。”姜迟垂眸,“昨天凌瑶来见我了,她跟我说了以前跟慕煜行在一起的事情,她说……袭击不是凌家的人所为,是慕煜行嫉妒我。”

温静懵了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是凌瑶说的?”温静不可置信地问。

她和凌瑶待在同一个宿舍,两人谈过很多心事,但唯独没有关于她和慕煜行在一起的事情。

是因为……她当时正和慕煜行在一起,所以凌瑶才没有告诉她吗?

只是,这件事慕煜行也没有告诉她,他不会骗她的,她一直相信。

“是,她说她已经安排了人保护我,但是,那些人还是每晚都会来打我……”

温静抿着唇,脸色渐渐地白下来。

“我找,只是想提醒,慕煜行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他这样对我,难道不是因为还喜欢瑶瑶吗?”

温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直到此刻,她还是不相信的。

她所认识的慕煜行,怎么会是这样随意对别人行使暴力的人。

而且……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凌瑶……怎么可能……

不……她不相信。

不远处,凌瑶的身影站在电梯口,见到温静,她脸色淡然。

“凌瑶,为什么从来没告诉我,和慕煜行曾经在一起。”温静走近,脸色却不似凌瑶这般冷静。

如果姜迟跟她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慕煜行和凌瑶都把她耍得团团转了。

“我以为,知道。”

“慕煜行没有跟我说过,们的事。”温静死死地咬着唇。

“毕竟我们是住在一起的舍友,他可能只是觉得说了,会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尴尬。”

此刻的凌瑶,在温静眼里已经完变得很陌生了。

“我不相信慕煜行会做出这样的事。”温静信誓旦旦地道。

“温静,以前是我失忆了,所以关于和慕煜行之间的记忆都忘记了,但是现在,一切我都想起来了。”凌瑶此刻的态度,盛世凌人。

五年前,她曾经因为溺水几乎失去了生命,而也正是因为这一场经历,让她丢失了记忆。

后来,是哥哥把以前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一一告诉她,但唯独是没有告诉她她和慕煜行的过往。

直到怀孕的时候,她不小心摔了一跤碰到了脑袋,才渐渐有了些印象。

“我想,我会争取一下他。”落下话,凌瑶踩着高跟鞋很快离开了温静的视线。

温静浑身微颤,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在颤抖着。

她待凌瑶,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现在,这份友谊,随着凌瑶记忆的恢复,正在散去。

眼底的泪水几乎要冲出来,但是又被她忍下去了,直到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见到是慕煜行的来电,她有些恼怒地把手机直接关了,跑出了医院。

她不知道去哪,现在艾恬跟向弘住一起,她过去也不方便。

只能回去林家了。

这个时候林薇还没回来,温静回到自己的房间,脑袋埋在枕头上。

姜迟的话,凌瑶的话,周深的话,一遍遍地在温静的脑海里徘徊着。

他们都在告诉她,慕煜行在欺骗她。

可是,明明昨晚两人才耳鬓厮磨,她真心交付,怎么能允许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翻出手机,按了下开机键,并没成功。

连手机都欺负她吗?

此时,慕氏。

慕煜行一直拨打温静的电话都是关机,眼底的冷意渐渐蔓延。

“等会的会议主持。”吩咐完宋煜,慕煜行疾步离开。

只是慕氏门口停着一辆豪车,后座的贵妇一身雍容华贵,气质优雅。

下车的时候,慕煜行的视线顿了顿。

“凌夫人。”他礼貌地问好。

“煜行,赏脸跟我吃顿饭吗?要是拒绝我,我会很没面子的。”

“我不敢。”慕煜行的脸色沉了沉。

车上,凌瑶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