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dmin666

爱书猫app

盛宴自然是没法继续了,慕煜行带着温静离开了酒店,外面蹲守的记者一窝蜂地就冲上来把两人围住。

慕煜行始终把温静护在怀里,记者问得多是慕氏的情况,慕煜行皱了皱眉,并没回答。

很快就有保镖过来为两人开路,上了车,周围吵闹的声音才消失了。

轿车缓缓地发动,温静立刻就把头上的皇冠摘下来。

刚才慕煜行的行为,是真真切切地把她吓住了。

现在看着近在眼前的皇冠,那么多宝石碎钻,沉甸甸的。

“慕煜行,这个皇冠,还给。”

实在是太贵重了。

闻言,慕煜行的脸色阴沉了几分,并没有接过。

“拿着。”他的语气带着命令。

“不要,拿回去慕家。”

“静静。”慕煜行的嗓音染上了几分无奈。

黑性感的奇迹

看着温静,他把她揽在怀里。

“这个皇冠,只属于。”

“可是……”

可是慕城本来是打算送给周冉的。

“过了今晚,城都知道是我的女人。”慕煜行薄唇带笑。

温静的脸颊羞红了。

捶着慕煜行的胸膛,她的嘴角渐渐弯起。

“没想到爷爷为了逼跟周冉在一起,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温静叹了口气。

“爷爷以为我会顾及他的面子,不会当众拒绝,但是我的婚姻,我不可能退让。”慕煜行沉声道。

他尊重爷爷,但前提是,爷爷先尊重他。

刚才慕城带着周冉进来的时候,他便料到了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是爷爷一直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和他的关系不就……”温静纠结地皱眉。

“我只在意愿不愿意嫁给我。”慕煜行捧着她的小脸,深深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下。

爷爷要闹便闹着,慕氏不会倒,但他从来不会是妥协的人。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慕煜行当众向温静示爱的视频已经传遍了网,慕医生名花有主已经是城都知道的事情,而慕煜行早就封锁了温静的一切信息,没有人查到她的身份。

对此往上的言论多半是祝福的,有不少慕煜行的黑粉抹黑温静,但很快就被封锁账号。

慕煜行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女人。

无论是言语上的,还是行为上的。

温静半躺在床上,点开微博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超小号竟然也被扒出来了。

平时她会放一些慕煜行的照片,但都看不见他的模样,因此不注意看就不会发现。

但现在不少眼尖的粉丝们都认出来了,一瞬间温静的小号涨了上百万的粉丝。

而慕煜行的大号,粉丝早就破千万了。

简直就是堪比明星了。

而此刻温静才发现,慕煜行竟然在刚才转发了他今晚下跪示爱的视频,发表了微博:官宣。

后面还加了好几个爱心。

“噗——”温静没忍住笑出声来,好可爱啊!

怎么没发现慕煜行这么可爱的捏!

难怪她的小号被发现了,慕煜行@了她。

讨厌!

没多久,男人洗完澡出来,带着沐浴露香味的男性气息靠近,温静忽地就被吻住了。

“唔……”瞪大了眼,她忙抵住男人的胸膛。

可慕煜行的攻势霸道又猛烈,温静被他按在身下,他醉人的嗓音落在耳边,“静静。”

如此撩人好听。

温静沉溺了。

主动抱住他的脖子,她迎合着他……

累倒在慕煜行怀里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她才想起自己要问慕煜行事情呢。

“竟然暴露了我的小号!”温静没好气地瞪着男人。

“给涨涨粉,不好吗?反正迟早也会被扒出来。”慕煜行的嗓音慵懒。

以他那些粉丝们的疯狂程度,温静的微博迟早会被扒出来。

温静抿着唇,虽然吧,她觉得慕煜行说得很有道理……

“唔,讨厌。”

“不喜欢吗?”慕煜行勾唇,笑意深深。

今晚的事情是意外,他其实并不想让温静被曝光,他只想把她护在自己身边,好好地宠着。

但是既然爷爷要这么做,他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身边的人,只能是温静。

“当然喜欢,不过这么高调了,以后就没人追我了。”温静故意失落地道。

下一秒,慕煜行的大掌贴着她的腰肢,一片滚烫。

他的嗓音低冷,“我记得静静,可是相亲失败了三十六次,谁会追。”

下一秒,对着慕煜行的脸砸下来的就是一个大枕头。

温静板着小脸,他还敢提这事!

“谢谢之前相亲失败了三十六次,我终于找到了。”慕煜行握着她的小手,深情地道。

只是,温静却懵了懵。

找到我了?

还没能认真想一想,慕煜行的攻势又来了……

……

慕家。

回来之后,慕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谁都进不去。

周冉出院之后就直接按照慕城的吩咐搬过来了,但慕思思似乎并不待见她。

“怎么还在这里。”见到周冉回来了,慕思思不悦地道。

要不是这个女人,哥哥和爷爷也不会闹起来。

“我就住这里。”

“这里是慕家,赶紧回去周家。”慕思思没好气地道。

“我和慕煜行会订婚的,我是他的未婚妻,住在慕家没问题。”周冉义正言辞地道。

闻言,慕思思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这女人真的是蠢死了!

今天哥哥的话都说得那么直白了,她还这么不要脸!

“我哥说了,他非温静不娶,现在城都知道了,谁都不是呢。”

周冉的脸色白了白,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慕煜行不承认她,可慕家承认她,也足够了。

她已经不指望他能爱上他了,她爱他就足够了。

“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等着慕煜行。”话落,周冉很快跑回了房间。

慕思思一阵头疼,这女人在,哥哥就更没可能回来老宅了。

她拨通宋煜的电话。

“想想办法,慕氏可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煜行不会对慕氏置之不理的,爷爷想通了就好。”宋煜安慰着。

“爷爷也是一根筋,两人都倔得很,谁都不妥协。”

“这阵子多陪着爷爷,我想他还是关心煜行的。”

“也只能这样了,还有一周就考试了,我也没什么心思管他们了。”慕思思皱眉。

“好好加油,明天带去复诊,最近恢复得不错,会有站起来的机会的。”

“真的?”这话一扫了慕思思低落的情绪。

“思思,我从来不会骗……”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不收费的黄app

“王,珈蓝国师来通知我,说天魔祭要召开了”,莎莉叶正色道。

“天魔祭?”

叶帆仔细想了想,“是恶魔族十万年一次的那个祭典?”

他当初听芬尼斯提起过,有点印象。

“是的,但这一次天魔祭,其实还没到十万年,是因为鸿蒙来袭的关系,几个魔王达成了共识”。

莎莉叶道:“毕竟大家即将一起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坐下来好好见个面,商量一下了”。

叶帆玩味地看着珈蓝。

“那为什么是它来通知?”

“剑神大人,好久不见”,珈蓝笑吟吟道:“这一次天魔祭,是阿斯莫德殿下发起的”。

“贫僧作为国师,也是天魔祭特使,正四处邀请各大王国的魔王”。

“天魔祭是恶魔族最隆重的典礼,必须是当面邀请,才能显出尊敬”。

叶帆笑道:“看来阿斯莫德杀了凯兰德,声威大震啊,都开始带着祭祀天魔了?”

清纯美女原野高清写真

如果他没记错,这天魔祭是对恶魔的鸿蒙主宰,举办祭典。

而母虫格莱特妮所说的,见过鸿蒙主宰显露神迹,估计也是在某次天魔祭。

“实不相瞒,第七王国确实日子好了许多,很多失去的领土,也都收复了”。

“何况,如今恶魔们已经不能再继续内斗,也需要一次聚会”。

“祈求天魔护佑,恶魔一族能渡过这次的灾难”。

珈蓝双手合十,一脸慈悲之色。

“王,其实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我跟爷爷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这次,珈蓝国师请我去参加天魔祭,我也想当面跟爷爷聊聊……”

叶帆点了点头,“毕竟是你仅有的亲人,你想去就去吧”。

“王,你同意啦?”莎莉叶似乎松了口气。

“你现在是第一王国的魔王,这种事,你自己决定就好”。

“不过……”叶帆笑道:“天魔祭,我也要去见识见识”。

虽然莎莉叶实力今非昔比,正常来说自保没问题。

可叶帆终归不放心,天知道那阿斯莫德,有没有什么阴谋诡计。

“剑神大人,天魔祭……是恶魔族的祭典,您毕竟是人类……”珈蓝有些为难道。

“有关系么?”

“于礼不合……毕竟,有异族存在,是对天魔的不敬……”

叶帆无所谓道:“我只是在告诉阿斯莫德,我的决定,并没有征求它的同意”。

珈蓝苦笑,只好点头:“那……贫僧会禀报魔王”。

莎莉叶倒是不介意这些,见叶帆要去,她反而踏实了许多。

“天魔祭是在哪里举办?什么时间?”

“一个月后,如过去一样,在天魔井!”珈蓝道。

“天魔井?那是什么地方?”

莎莉叶摇头道:“我也没去过,在泰坦神域,据说是恶魔主宰曾经降临过的地方”。

“好像说,两位魔帝都曾经通过天魔井,进入太初位面”。

“那里可能是太始离太初非常接近的一个特殊空间”。

“每次天魔祭,都还要跟泰坦打招呼,不然会引起他们的误会”。

叶帆听着有点玄乎,但归根到底,都只是传闻罢了。

既然还有时间,叶帆也不着急。

珈蓝还要去通知杰洛士和伊拉瑞斯,就先行离开了。

叶帆关心起莎莉叶在第一王国的情况。

“炼狱火湖这边,鸿蒙的拓荒修士应该还有不少吧?压力大吗?”叶帆问道。

“是挺多的,不过……其实炼狱火湖整体实力比较强,魔王军镇定下来后,基本能保护这里的子民”。

莎莉叶道:“本来我还担心,对方的战略……通神境修士,毕竟我们这边,战略级魔将没几个了”。

“结果……西堤一个人,就派出去了十几个战略级,只要不是特别厉害的通神,都能应付了”。

莎莉叶说到这里,眼神多少又点古怪。

叶帆也不禁看了眼旁边的西堤,后者一脸坦然微笑。

“你不会下了十几个‘蛋’吧?”

叶帆乍舌,这第一王国的魔将,确实挺牛逼。

撒旦要不是遇到鸿蒙,凭这群手下,何愁不打败第二、第三王国呢?

“回剑神大人,那不是蛋,而是奴婢的法则,‘魔种’”。

西堤眼神有些异样的看着叶帆,“若是剑神大人感兴趣……奴婢愿意私下多跟您探讨”。

“不必了!”

不等叶帆说什么,莎莉叶已经替他回绝了。

“西堤,你的孩子已经够多了”。

“是,魔王殿下……”西堤低头。

叶帆抚了抚额头,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莎莉叶,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王,那天魔祭见吧,我也有很多事要做”。

莎莉叶巴不得叶帆赶紧走,那西堤的眼神很不对劲。

回到云城,叶帆事情也不少。

萧馨儿基本掌握了凤凰元极丹的炼制方法。

靠着衍天戒内源源不断的灵材,元极丹开始可以供应家中的女人们。

女人们靠着高效率的吸收,和时间差的协助,修为也是飞速往上涨。

叶帆甚至还不忘给三绝、十尊等一些要好的人,都送了一些元极丹。

虽然这些人的实力,靠元极丹也提升有限,但总归多多益善。

不过,也因为女人们大多沉浸在修炼之中,叶帆发现自己在家里,几乎一直都在充当“修炼导师”的角色。

虽说时间紧,任务重,但总归会有些无聊。

好在,女人中也有不喜欢修炼的……

“主人,妾身为了陪主人玩耍,可是都没怎么修炼”。

“要是遇到危险了,主人可要保护好妾身……”

云端高塔的偌大卧室,满屋子各种道具。

烛光躺在叶帆怀里,撒着娇说。

“那是自然,你到时候就藏衍天戒里,我去哪都带着你!”

叶帆嘿嘿笑着道,虽然当“导师”不错,但总归不如当男人舒服。

“对了,烛光,你应该又掌握法则了吧,怎么没见你施展过?”

“没必要嘛……人家才不用法则呢,要主人保护……”烛光嗫嚅。

叶帆倒吸一口气,“妖精啊……”

正要再玩点什么,烛光忽然黛眉一皱,坐起身来,聆听了一个情报。

“主人,我们得出去一趟了……”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深夜影院a免费

曹荣生已经失去了投资那电影,也失去了与李胜贤公司合作的机会。

现在他可不能再失去颜歆,颜歆答应他,要天天晚上陪着他。

在包间门口的颜歆,用白痴的目光,看着曹荣生,冷笑道:“丑八怪!看到直犯恶心,还想老娘天天晚上陪着?做的春秋大梦!晦气!”

曹荣生不是电影的投资方,她根本不需要给曹荣生什么脸面。

她骂完之后,连忙打了个电话,是向男二吴非凡打的电话,然后语气变得正常,问道:“非凡啊,潘导和徐总以及林先生,是在哪会谈投资电影的事,我现在也赶过去。”

没过一会儿,颜歆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间。

曹荣生望向颜歆离去的背影,狠声道:“好好好!臭婊子,迟早有一天,会跪在我面前,求着天天晚上陪我!”

可刚说完,等待曹荣生的,就是一个厚重的拳头,打的曹荣生瞬间头晕眼花。

而在这大酒店的顶楼。

徐前程和潘立国,聊了投资电影的具体事宜,聊了一二十分钟了。

徐前程此时开口:“潘导,那就按照们原来的拍摄计划进行,我和林先生商量了下,明天上午第一笔投资资金,将会到账上。当然,这些资金务必用到拍摄电影上。我作为负责这电影项目的,将会全程监督。”

“呵呵,徐总没问题,这个就放心,合作愉快。”潘立国脸上浮现抹笑容,只要不插手电影拍摄的内容就行。

眺望海边的风景

像曹荣生那种,任何一个想拍好电影的人来说,都挺厌恶。

反之,这种只管投资,不管其他的,会深受任何一个导演喜欢。

就在潘立国刚说完,忽的他强烈的咳嗽了一下。

如果是单纯只是咳嗽,问题不大。

但他在咳嗽的同时,还吐出一口大的鲜血。

“潘导,这是?”

尹苏烟等人,看到潘立国这个样子,都是一惊。

不过颜歆却无比做作的,摆出一副非常关心的姿态,甚至跑去扶着潘立国,眼中都快要流泪的样子,关切问着:“潘导,可千万别出事啊!可是我们整个剧组的灵魂,要是出事了,我们怎么办!”

说的仿佛跟真的一样,尤其是那红着圈的双眼,不知情的,还真以为颜歆是在担忧潘立国。

但对于专业的演员来说,这颜歆演的太过。

潘立国示意让颜歆松手,然后才摇头道:“我没事。”

语气中却很是虚弱,显然没有他所说的没事。

林开在旁边静静看着,徐前程和潘立国等在商谈的时候,他就默默听着,如今他看了一眼潘立国,平静道:“潘导,旧病复发,是一个严重的病。曾经在医院内抢救,差点没抢救过来。前段时间,旧病复发,直至现在彻底爆发,应该自知自己时日无多,才没前往医院治疗吧。”

林开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吃惊。

尹苏烟立即朝林开询问:“林先生,真的假的?”

其他人也惊疑不定,特别是颜歆,要不是林开是最大的投资方,早就出声质疑。

林开道:“问一下潘导就行。”

也没等尹苏烟询问,潘立国叹了口气:“林先生看来懂些医术,确实如同林先生所说,我是因为旧病复发,这个病没办法彻底治疗。上次治疗过,已经效果不大,前些天去医院检查过,出名的专家也束手无策,最多有大半年能活,少则半年。不过大家放心,半年时间,够我拍完这部电影。”

“什么?”尹苏烟有些不敢相信:“潘导,真的治疗不好吗?国内要是失去这种导演,真的是遗憾。”

“可能这就命吧。”潘立国再次叹息,应该是早就念头通达了,又笑道:“其实我这么着急拍这电影,也是因为我旧病复发的缘故,想拍完人生中最后一部电影。所以尹小姐,之前我不得不向曹荣生妥协,勿怪,主要是担心没人投资了,就拍不了最后一部电影。”

“我的一生,都是在电影外电影内生活。为数不多的日子,若能够拍摄最后一部电影,也算是不留遗憾。当然,如果能拍摄出的电影质量,让观众都满意的话,更不会遗憾了。幸好有林先生,最后投资了这电影,挺感谢。”

潘立国摇头笑道。

尹苏烟一开始确实有点责备潘立国,为什么要向曹荣生妥协,现在知道真正的原因,回应道:“潘导,我不怪。”

男二吴非凡也紧接着开口:“潘导,为了不让留有遗憾,我会全力演好这电影的!”

“对!我也会全力的!”

这一次,颜歆也难得露出真情的神态,不似作假,看来是被潘立国的执着给感动到。

林开看到这几人很是伤感,先是愕然,然后不禁开口:“们先别急着在这伤感,潘导的病又不是不能治好。”

当林开这句话刚落下,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开身上,皆是带着惊疑。

“林先生,难道有办法?”尹苏烟第一个反应过来,问着。

林开点了点头:“略懂医术,若我没看错的话,潘导曾经生了一场大病,导致全身的血脉堵住,虽说最后疏通了,但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后遗症,那就血脉渐渐僵化,之前没僵化严重,还能治疗。现在血脉完全僵化,可以做手术,但成功率低的可怜。”

现场之人,听到林开的话,再次惊疑不定起来,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

唯有潘立国一脸震撼,不可思议的望着林开:“林先生,此事除了治疗我的医生外,没人知道,是怎么知道,我这么详细的旧病?”

潘立国是真的被震撼到了。

其他人也都吃惊不已,除了尹苏烟还好,个个望向林开的目光,都是带着震撼的神色。

面对众人的惊疑,林开笑了笑:“都说了,我略懂医术。当然,潘导的这个病,我还是能够治疗好的,成功率方面也很大。”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免费国产短视频app

“我知道你恨我。”

阮釜慢条斯理地,扬了扬袖口,就见一口青褐色,充满了岁月破旧痕迹的枯井,被他给抖了出来。

枯井的井口,朝向虞渊,井底,则是连接着阮釜的黄庭小天地。

枯井幽深,虞渊第一眼看去,并没有瞧见井水。

可他凝望井口时,却顿觉一股黑暗,冰冷的寒意,悄然渗透到血肉骨髓,甚至是魂魄!

他看向枯井时,眼角处,有冰光飞溅。

“暗域寒井!”

阴神的魂灵体内,有一点记忆光烁炸开。

明明没有接触过这种可怕枯井,没有任何经历的虞渊,竟然在一霎那间,就知晓了那枯井的名字,还知道了来头。

“暗域寒井”是被外域星河的修罗族打造!

修罗族的族人,打造一口口“暗域寒井”,是为了前往黑暗极寒的暗域!

在极寒暗域,修罗族的战士,若能挨过去不死,就会发生蜕变,成为暗域修罗!

清纯唯美小姐姐拿叶子遮眼森女系写真

暗域修罗,被视为修罗族最奇特,也是最强大的战士,在族群内地位超然,是高贵的象征。

眼前枯井,就是所谓的“暗域寒井”,是被寒阴宗的大长老阮釜炼化。

“合道,一口暗域寒井!”

虞渊一震之后,脱口而出,且一言中的。

阮釜似乎初入自在境,他不是合道一方天地,而是合道一样神奇的,和他灵诀属性契合的异物——暗域寒井。

合道一方天地者,在那独特的地界,战力大多能稳稳提升一个等阶。

譬如祖安,譬如荒神,譬如虞蛛……

但合道天地者,一旦脱离合道之地,就和别的自在境大修一样,在外面并没什么明显优势。

如阮釜般合道一样器物者,虽不如合道天地者,在独特领地战力狂飙一截,但只要器物在手,就能够将合道之物的威力,最大程度地发挥。

同样的,合道器物者,器物一旦受损,或者毁灭,合道者也会相应地受重创。

严重者,会和器物一样直接死亡!

因此,合道天地,与合道器物,算是各有利弊。

阮釜选择合道器物,从而得大自在,只是那器物……竟然是一口“暗域寒井”,这就显得很另类了。

噗!

又是一点记忆光团炸开!

虞渊灵魂一颤,又忽然醒悟出,他之前听到寒阴宗的大长老阮釜时,对方还只是阳神境的修行

者,似乎还没有达到自在境。

“天地出现大动荡,各国纷争不休,外域邪魔大量涌现聚集,将会对修行者有促进作用。在此阶段,修行者更容易打破境界桎梏壁垒,更快地突破。”

“这是因为,战争一旦掀起来,修行者也会大量的,昙花一现死亡。”

“众多的死者,导致阴脉源头的阴气前所未有的浓郁,能造就更多鬼王的同时,也会令现存的强者,更快成长。”

一串新的记忆,瞬间烙印在他阴神的本源,永恒存在了下去。

虞渊一阵恍惚。

关于“暗域寒井”,关于强者在天地动荡时,能较容易突破,也会轻易夭折的讯念,不是这一世的虞渊,和上一世的洪奇,应该明悟的。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冷不防冒出来。

“是斩龙台,我第一任主人的遗留之力。”

虞依依的一缕心声,从那片大地下方生出,在虞渊脑海响起。

他猛地想起,他在三块碎裂的斩龙台内游荡,从时空之龙,黄金巨龙和冰霜巨龙的龙尸中,以“大阴魂术”剥离出来的,一条条奇诡的“小龙”。

结合自身的异状,虞依依的提醒,他顿时明白了。

“暗域寒井!嘿,我就知道那口井,不会无缘无故地遗失,原来是被你偷偷得到,并秘密炼化了。”

还在和金象古神战斗的钟离大磐,咧开嘴,怪笑了两声,“虞小子,死于芜没遗地,被聂擎天的剑鞘刺透头颅的暗域修罗,当初就是带着这口暗域寒井而来。那位死了,暗域寒井却不知所踪。”

“原来如此。”虞渊轻喝。

哗!哗哗!

那口和阮釜黄庭小天地,连接起来的“暗域寒井”,枯井的井底,开始充盈了极寒的井水。

井水,仿佛是阮釜的冰寒灵力凝结,又像是当真来自极致冰冷的暗域。

虞渊双眸骤然一亮,慧眼打开,突然看到在那“暗域寒井”的井壁,裂开的条条缝隙中,盘踞着一头头狰狞的,不像是浩漭品种的寒蛟,巨蟒,和众多神态怪异的,透着森寒气息的凶兽。

生活在“暗域寒井”中的异类,似乎乃阮釜特意圈养的,随着井水注入,像是从长久的沉眠醒来。

呼!

冰寒气息临近,如一座冰川般的寒妃,弃下了对手,在虞渊背后显化。

她那冰蓝色的眼瞳,一瞬不移地,盯着那口“暗域寒井”。

却没有,去看阮釜

一眼。

相反,阮釜在她现身的刹那,顿时激动起来,“你,才是我苦苦追寻,想要炼化到暗域寒井的魂灵!”

此言一出,那口井水开始起波澜的“暗域寒井”,如化作奇异寒蛟的巨口,朝着虞渊和寒妃吞下。

数不尽的冰棱,冰渣子,冰光,从那“暗域寒井”内喷薄出来。

在虞渊的感知中,他的魂体如坠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极致黑暗的冰冷世界,魂念和肢体碰触的,都是彻骨的寒晶。

“暗域寒井”的井壁!

虞渊瞬间醒悟,他不知寒妃所在,不知身处的方位,种种感如被遮蔽。

一阵锥心的刺痛,从他左手的五指传来!

有不知名的外域极寒凶兽,以利刃般的牙齿,啃咬着他的五根手指头,似乎想把他的手指头咬断,迅速地吞下。

他的五指,被凶兽咬到时,极寒气息就涌入进来,让他在初始的痛疼之后,麻木到失去手指的知觉。

左手的五指,似乎从他肢体消失,已经被咬断。

连痛疼,后面都无从感觉。

再然后,他的肩膀,腰部,还有后颈和膝盖骨,相继被盘踞在“暗域寒井”内的外域极寒凶兽啃咬。

每每在剧痛之后,他感受到阵阵寒意,再然后,就没了知觉。

仿佛,他这具千锤百炼的身躯,被一头头的极寒凶兽,咬下了一块块,被吞咽到凶兽的腹部,不再是他的。

他生出一种,正在被活生生凌迟,还麻木到无知觉的绝望感。

忽然间,他胸腔部位,触碰到一点冰凉。

“胸口,心脏,气血小天地!”

他心神一震,大感不妙,想着要是气血小天地也沦陷,被那自在境修为,合道“暗域寒井”的阮釜以极寒凶兽冻结,他恐怕就有点难挣脱了。

冰凉感,并没有在生出之后,让他麻木到失去意识。

茫然愣了愣,他感觉给他带来冰凉感的,似乎是一只凉凉的小手,他在脑海中,想着那冰凉小手的形状时,忽然道:“寒妃……”

寒妃也被“暗域寒井”扯入,身形缩小为常态,在井内寻找着自己?

当小手碰触自己胸口时,寒妃似乎才确信,终于找到了自己?而不是井内,被阮釜炼化驯服的一头头天外极寒凶兽?

突然,一点光明如萤火虫闪耀,突然大放明光,犹如太阳。

“灿莉!”

……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香蕉app宅男神器破解版

辕莲瑶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赤魔宗的方耀大人,用了那么多的精力和物力,助白骨进阶为幽鬼,得到他的信赖,辕莲瑶以为他和赤魔宗,定然关系牢固。

而且,白骨为了还方耀的恩情,特意去接应了她,让她在那阴山凝炼魂魄。

可为什么,白骨态度忽然大变了?

看白骨幽鬼的态度语气,像是要主动和赤魔宗撇清,倾向于虞渊那边。

“等他醒来,你自己去问他吧。”

白骨绿幽幽的眼眸,斜了远处的虞渊一眼,“他要是肯说,他会告诉你原因,而我不想多说。”他对待辕莲瑶的态度,都冷淡下来。

辕莲瑶一头雾水,觉得实在蹊跷。

就这样,过了半月之久。

这天,辕莲瑶突然被一股异常动静给惊醒,睁眼一看,发现白骨幽鬼那具莹白如玉的骨身,燃烧出森白火焰。

森白火焰,是从那具骸骨之身释放,分明是燃烧着的魂焰,显得白莹凄美。

本该阴森的白色火焰,在白骨幽鬼的如玉般骨身释放,居然有种圣洁无暇,能净化世间污秽的神妙感。

画室里的元气少女青春活力图片

明明鬼物身,白骨却宛如惩罚亡魂的神明,给人一种威压,光明,辉芒神圣感。

呼!

白骨幽鬼睁开眼,碧绿色的眼眸,突然闪耀出兴奋光芒。

他轻声低啸,传递魂念。

片刻后,一头头效忠他的鬼灵,拘押着十几只,刚刚能显形出来的鬼物,将那些体型较小,不知从何弄来的鬼物,给带入这宽阔石室。

做这事的,乃是一头狸猴形态,望着智慧不凡的鬼物。

“见过主人。”

狸猴形态的鬼物,谄媚地,向白骨幽鬼请示,“后面,是不是还要一些?”

狸猴鬼物说话时,贼兮兮地望向辕莲瑶,还有静坐着的虞渊。

“看他的吩咐。”白骨幽鬼冷漠道。

“哦,哦哦。”狸猴鬼物连连点头。

就在此刻,端坐着苦修的虞渊,眼眸微微睁开。

黑钻般的一双眼睛,犹如深不可测的幽潭,能吞没一切魂灵异物般。

“大阴魂术!”

虞渊在心中默念,眉心泥丸穴窍,骤然释放出一抹惊人的亮光。

旋即,就见一只只被拘押进来的,刚刚能显形的鬼物,癫狂地飞向虞渊,且在一霎那间,于他的眉心消逝。

辕莲瑶霍然而起,焦急道:“虞渊!”

“他没事!”白骨幽鬼沉喝。

虞渊这时候,也冲着辕莲瑶笑了笑,说:“别担心,我的确没事。”

话罢,他看向那位狸猴形态的鬼物,咧嘴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虞渊大人,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我狗眼瞎了,是我……”狸猴形态的鬼物,连连作揖求饶。

“三日后,再带一批过

来,可以比这些稍稍强一点。”虞渊吩咐道。

狸猴形态眼睛一亮,忙道:“好!好的好的!谨遵法旨!”

它灵动地窜出此间石室,瞬间无影。

虞渊再次闭目,默默运转“大阴魂术”,将十几只被吸扯到识海小天地的鬼物熔炼,以鬼物的魂灵残力,淬炼着魂魄。

辕莲瑶以求解眼神,去看白骨幽鬼,发现白骨幽鬼碧绿色的眼瞳,也没了光彩。

白骨幽鬼开始进行自己的静修。

三日后,那位狸猴形态的幽鬼,又率领着白骨幽鬼的扈从,拘押了十几只稍稍强一点的鬼物进来。

再被虞渊以同样的方式,吸入识海小天地,吞没炼化。

然后是七日后,再被带来一波鬼物,又被虞渊吸收。

再然后,则是五日后,又来一波。

之后,足足又过了大半月。

这天,虞渊身形一震,双眸在暗室生辉,霍然站了起来,咧嘴一笑,对白骨幽鬼说道:“白骨大人,我准备好了!”

“恭喜。”白骨幽鬼眼睛一亮。

“白骨大人,你先出去一下,我待会过来。”虞渊笑道。

白鬼幽鬼会意,知道他和辕莲瑶有话说,点了点头,就朝着外面行去,“我已召集了部下,都在等你破境,随时都能出发。”

“嗯,我不会耽搁太久。”虞渊点头。

白骨凝为一道森白光束,在洞内一闪,便消失不见。

“虞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辕莲瑶憋了那么久,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在白骨幽鬼消失的瞬间,就开始盘问。

“我答应了他,助他晋升为鬼王,就这么简单。”虞渊道。

“他和我说了,我要听具体的!”辕莲瑶瞪着他,哼道:“白骨大人为了你,已经做好和赤魔宗不来往的准备了!虞渊,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你有力量,助他成为鬼王吗?这可是恐绝之地啊!”

“你记得吗,我斩获的那剑魂,来自于第一次试炼的陨月禁地。”虞渊不答反问。

“当然记得。”辕莲瑶点头,“我还记得,我在陨月禁地,在那化魂池旁边,因你而灵魂受益。我能得到赤魔宗青睐,种种赤魔宗的魔决,能参悟的那么快,就有当初那经历的原因。”

“白骨大人,有些事情不太记得了,可他一直都知道,他是从陨月禁地来到的恐绝之地。”虞渊道出其中玄奥,“而且,他还知道,他和神魂宗有关。”

“他,和神魂宗!?”辕莲瑶轰然失色。

“嗯,让他以后和你们赤魔宗不来往,其实是我的意思。”虞渊不隐瞒,“为了你好,也为了国师大人,方耀大人好。”

“可,可你,你怎么能得到他的认可?”辕莲瑶急道。

“别问了,你继续在此阴山待一阵子,我去去就回。”虞渊轻声一叹,“等离开恐绝之地,你也要对别人说,我们两个……”

“哎。”

后面那句话,他没说出来,就驾驭着煞魔鼎飞向外面。

“虞渊!你混蛋!”辕莲瑶叫骂。

哗!哗!

煞魔鼎飞离阴山洞穴的瞬间,白骨幽鬼一挥手,整座银白山头,都被白莹莹的光芒笼罩着,如结出奇阵。

银白阴山外面,两千多能显形的魂灵鬼物,一簇簇地散落在空中。

“嚯!”

虞渊看着众多的魂灵鬼物,突然被震撼到,发现白骨幽鬼的排场,比灰嬷幽鬼高出一大截。

粗略看了下,他就知道这些效忠白骨幽鬼的鬼物魂灵,要远远强过灰嬷的麾下。

忠心白骨的麾下,之前也不知道潜隐在何处,在白骨被困时不曾露面。

不露面,该是因为白骨幽鬼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压根不必借助麾下的力量,就能轰杀灰嬷。

“去青灵幽鬼的地界!”白骨幽鬼低喝。

“杀!”

一呼百应,在场的两千多魂灵鬼物,以魂音发出尖啸。

虞渊也被感染,热血都稍稍有些沸腾,两大幽鬼之间的战斗,他这趟将会是直接的参与者,还可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一锤定音的决定作用。

想到这儿,他就觉得挚友祖安给自己安排的地方,果真是一处福地。

两日后。

御动着“煞魔鼎”的虞渊,跟随着白骨幽鬼,携带着两千鬼物魂灵,进入了青灵幽鬼的地界,将所有见到的,阴山内盘踞的主人,或直接轰杀,或逼其宣誓效忠。

虞渊也趁机,在白骨幽鬼的默许下,斩获了六百能炼化的“煞灵”。

其中有几个,依照鼎魂的说法,凝炼为“煞魔”之后,能排到第四和第五层。

后面的两日,似乎得到了消息,途中再见的阴山内,已看不见一头鬼物魂灵。

直到,一座青耀的阴山,在虞渊的眼中浮现,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魂灵鬼物以后,才知道那些逃之夭夭的鬼物,都去了何处。

“白骨大人!你我无冤无仇,为何来我境内大开杀戒?”

一头巨龟魂灵,如另外一座小山,坐落在那青色阴山前,眸中厉光闪耀,“白骨,你先杀灰嬷,又来我领地作祟,到底想干什么?”

“明知故问,当然是为了称王。”白骨幽鬼一点遮掩都没,“青灵,你和彩衣去了灰嬷的领地,可是吃了‘魂渡河’的亏?”

此言一出,青灵幽鬼分明有些惊慌,“你,你怎么知道?”

“你是我的。而彩衣,则属于江小姐。”白骨幽鬼轻松语气,说道:“我侵入你领地时,江小姐也应该顺势去了彩衣的地界。青灵,你是我成王的垫脚石,请你认命吧。”

“白骨!你别欺人太甚!”青灵幽鬼慢吞吞起身,看向随白骨而来的,众多的魂灵鬼物,“我青灵,可不是好惹的!”

……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色板草莓视频

244此话一出,现场顿时炸开了锅,哗然一片,大家都四处张望。

“雾夜胧月来了!?”

“三大剑圣之一的雾夜胧月!?”

“在哪儿呢!?

他真敢来大徵皇城!?”

在现场数万人的惊疑之中,一名身穿青色银丝条纹长袍,着墨色九尾狐图腾披风的惊艳男子,从天而落。

霎时间,场的目光都被这名相貌美得不像话的男子所吸引,好似万千光辉,集中于他一人身上。

“这……这是雾夜胧月?”

“妖神国主不是男子吗?

怎么如此……美貌?”

“是男人没错,听说妖神国主本就是一大美男,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萧怀素见到仇人,俏脸顿时煞白,咬着银牙,“雾夜胧月……他真敢来?

雪白嫩肤美好靓丽

!”

风清澜也紧蹙黛眉,伸手拉住了闺蜜的胳膊,“素素,别冲动”。

“这家伙敢来皇城?

这里这么多老祖在,一起杀了他得了!”

萧怀素眼眶发红道。

“一般老祖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场能制他的人恐怕一只手都不到,他若没点底气,怎么可能过来?”

风清澜道。

在场大量男女的惊叹目光中,雾夜胧月风姿卓越地微微一笑,颔首道:“妖神国主,雾夜胧月,见过大徵皇帝陛下”。

雾夜真子和嬴启赶紧跑来跪下,“徒儿见过师尊!徒儿没用,对不起师尊教诲!”

“真子,嬴启,起来吧,你们的表现,寡人很欣慰”,雾夜胧月道。

神龙氏看台上,任天阔瞥了叶帆一眼,“不动手?”

叶帆笑道:“好戏要慢慢看,好酒要慢慢品,味道没尝出来,吞下去多可惜。”

“哼,看来不见着天星神将,你是不肯罢休了”,任天阔摇头。

叶帆目光深邃,心里嘀咕:天星神将,可不是他个人私欲这么简单……如果无法解决天星神将的问题,他也无法安心离开大徵。

此时,苏忘起身,一脸淡定地说道:“雾夜国主,突然到访,朕还真是没想到。

不知道此番前来,是有何目的?”

雾夜胧月道:“多少年来,妖神国与大徵之间,有太多的干戈战事,耽误了两国太多子民的性命。

胧月与夜王在战场上多番交手,虽然是敌人,但却也有惺惺相惜之意。

经过一番探讨后,胧月与夜王才有了一个共识,一个真正想要解决两国战事的想法。

胧月希望,以这一次的圣皇御试为一个友好的尝试,与大徵签署休战书,并派遣两国学子,互相到访学习交流。

起初胧月也有些担心,但刚刚在暗中,看到陛下的宅心仁厚,豁达胸襟,也就安心了不少。

陛下既然愿意招收我国学子,那想必应该也不会拒绝,这样一番和平共处的心意。”

夜王这时也传送到了雾夜胧月身边,拱手道:“陛下,请恕本王没有事先知会,但本王所想的,都是让大徵百姓能更好安居乐业。

今日圣皇御试,是大徵直播,雾夜国主也是想借此机会,表明妖神国子民的心愿,让那些仇恨,远离我们两国的子民”。

“哼!夜观星!你勾结敌国君主,还把自己说得如此高尚?”

百里铁城不屑道。

“百里铁城!”

夜观星突然语气第一次强悍起来,“本王已经对你忍让再三了!你身为臣子,当着大徵子民的面,三番两次对陛下不敬,还搅乱这利国利民的和谈,是何居心!?”

“我百里家世代忠良,到底谁才是卖国贼,百姓自然分得清!引狼入室,势必让大徵腹背受敌!若这个皇帝真答应这种条件,那我百里家就算流干最后一滴血,也要为死去的那些战士讨个说法!”

百里铁城铿锵有力道。

现场数万人都已经议论纷纷,像是萧怀素这样与妖神国有仇的,自然支持百里铁城。

而与妖神国并无多少瓜葛的,很多又支持夜观星。

一下子,好像百里家和夜家变得水火之势,针锋相对。

叶帆看在眼里,不禁感慨:这个夜观星,确实挺能玩啊……皇室这边,苏家众人也都一筹莫展,毕竟两边都是天选者,也都好像有道理。

似乎同意任何一边,都会对皇室不利。

同意百里铁城,很多人可能会说皇家没胸襟,没大国之风,也没什么骨气,受百里家威胁。

答应夜王,又可能引起百里世家倒戈,甚至东北方大乱,天选者内部产生分化等各种连锁反应。

苏忘目光闪烁着,看看两边的人,道:“这等关乎两国命运的大事,朕以为,还是从长计议,今日先将圣皇御试结束吧”。

苏家众长老纷纷点头,没错,这个时候,“拖”就是最好的办法。

什么事都等台下了再说,将影响缩小。

“太上皇果然没看错人啊……”苏湛等几个长老,心中对苏忘又高看了几分。

正当不少氏族和世家中人,也都露出赞同之色,一名百里世家的老祖,霍然起身!“万千大徵子民的血海仇人,就在眼前,你个当皇帝的却没有作为!?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百里东流代劳,将这敌首斩杀!!”

话音未落,百里东流已经飞入场中,一股圣体威压陡然爆发!只见他单臂一挥,天沙之力大作,天空中顿时沙尘滚滚!一道怒卷而起的狂沙风暴,就将雾夜胧月整个包围其中!圣体威压让大量修为不足的人,顿时口吐鲜血,纷纷远离!现场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大量的尖叫声,恐惧声,和各种惊呼声,此起彼伏!擂台附近的保护罩一道道开启,学生们快速退避开去。

皇室的人一个个面如死灰,这一下子,连拖都没法拖了!事情彻底闹大了!!“百里家果然有问题,百里东流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杀雾夜胧月?”

叶红絮皱眉道。

“活了几百岁的人,这点城府都没有,显然不可能……”凌雁九摇头道。

而就在此时,被狂沙风暴攻击的雾夜胧月,在风暴中心,哈哈笑道:“没想到,寡人一片好心,但大徵的天选者,却是如此心胸狭隘!”

一股圣灵威压陡然从风暴中心爆发,场数万人都是为之再度惊惧!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